一途に思う心を絶対

サブURL(このURLからもアクセスできます):http://ikebukuro.areablog.jp/wumeiniangs

在工作的時候我很愉快

父親兩手上的老繭厚了又脫,脫了又長,表面的皮層不斷的更換著,而父親一天天彎下去的後背再也沒有直起來過。

我們家姊妹多,盡管父母起早貪K不停地勞動著,可一家人生活窘迫的重擔還是壓得父親時常長籲短歎,臉上的皺紋一天比一天多。那時農村雖說是已經包產到戶了,但畢竟是改革開放的初期,農民的苦還沒從三餐不穩中完全回過神來,所以父親時常教育我們要好好讀書,將來考個學校,弄個工作,做個公家人,吃公家飯,轉成城市居民戶口,脫離農村的苦日子。後來,雖然我的兄弟姐妹們還是沒讀好書,我卻牢記著父親的教誨,在包產到戶的第五年秋,我終於考上了師范,一家人歡喜得不得了,甚至哄動了遠近好幾個寨子(那時的農村,如果誰家的孩子走出了農村,轉成了非農戶口,這可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人們總會對這家人投來敬佩和羨慕的眼光,總會議論很久很久)。父親更是比誰都高興,在送我進城讀書的路上一再的跟我說這說那。臨上火車時,父親特別的對我說了兩句話:一句是“農村人能考個學校不容易,到學校要好好學本事,將來當了老師才不會誤人子弟。”另一句是“不管將來在哪裏工作都要記住手捏鋤頭把,犯法也不大。”言下之意是讓我不要介入爭權奪勢的圈子。到現在我已經工作近三十年了,在這三十年裏,父親的這兩句話一直影響著我、警醒著我。工作這幾十年來,我時時想起農村的苦,並用其教育和影響著我面對的孩子們。雖然現在的農村已經好過多了,但我還是一直用自己的經曆教育著他們要努力學習,將來才能過上好日子,所以我也就從沒有把我的工作當成是負擔。相反,在工作的時候我很愉快,即使遭到別人的白眼和諷刺我也無所畏懼,我只在心裏對自己說:“我工作著,我快樂著”。特別是父親對我說的第二句話在人們看來似乎有些消極,可它卻成了我的座右銘,這使我在這些年的工作生涯中從沒有過別人那因官場明爭暗鬥的煩惱。我真的要感謝父親,感謝他讓我來到了人世之間;感謝他從一塊菜地裏用無盡的汗水澆養出一個雖能力尚缺卻樂於奉教的師范生;感謝他使我的生活雖然平凡卻很平靜。




goodポイント: 0ポイント

このポストをお気に入りに追加 0人がお気に入り登録中
このポストのURL http://ikebukuro.areablog.jp/blog/1000100251/p11747964c.html
随记 | コメント( 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名前   削除用パス  
コメント
※入力可能文字数は1000文字です

它們懂得自己的優勢在哪裏

只是,對於茶,有別於其它的東西。例如,哲理、生活等方面的書,偶爾也翻翻,但也僅止於翻翻而已。那些淘來的舊書,也不知被塞到那個角落了,挺久了,沒想起要找它。而茶經、茶道現在正與我最愛的朦朧詩集、經典散文等一起依偎在那個有點擠的書櫥裏。

我覺得茶是有一種很奇妙的東西。要說,追根究底茶不過是不同品種的茶樹上一些不同部位的葉片和莖梗而已。很普通,沒什么大不了。

其實不盡然。喜歡喝茶或者懂茶的人應該知道,茶是多么的普通,又多么的特別。

它普通嗎?是的,很普通。這不,茶樹也和其他的樹一樣。有葉、有枝、有根,會開花、會結果、會死亡。

它特別嗎?是的,與眾不同。從葉尖到嫩葉、成葉、老葉,甚至於茶梗都蘊涵著無盡的生命力。

每一種茶,都有自己背後的意義。就像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每一個部位,都是一種致命的吸引,它們懂得自己的優勢在哪裏,是那種不遺餘力的釋放。聞香識茶,懂得的人,很難不愛上它。

許是喝茶久了,我常覺得自己的性子有些隨它,淡淡的,不瘟不火,是容易被遺忘的類型。而比起茶,我似乎還要平凡些,在這個時刻變化的世界,一些東西,我選擇了保持,潛台詞,遺忘。

不知道對錯,隨心為之而已!

得空,從擁擠的書櫥裏取一本書,泡上一杯茶,伴著淡淡的茶香,一口一口的喝下…


goodポイント: 0ポイント

このポストをお気に入りに追加 0人がお気に入り登録中
このポストのURL http://ikebukuro.areablog.jp/blog/1000100251/p11747940c.html
随记 | コメント( 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名前   削除用パス  
コメント
※入力可能文字数は1000文字です

它們懂得自己的優勢在哪裏

只是,對於茶,有別於其它的東西。例如,哲理、生活等方面的書,偶爾也翻翻,但也僅止於翻翻而已。那些淘來的舊書,也不知被塞到那個角落了,挺久了,沒想起要找它。而茶經、茶道現在正與我最愛的朦朧詩集、經典散文等一起依偎在那個有點擠的書櫥裏。

我覺得茶是有一種很奇妙的東西。要說,追根究底茶不過是不同品種的茶樹上一些不同部位的葉片和莖梗而已。很普通,沒什么大不了。

其實不盡然。喜歡喝茶或者懂茶的人應該知道,茶是多么的普通,又多么的特別。

它普通嗎?是的,很普通。這不,茶樹也和其他的樹一樣。有葉、有枝、有根,會開花、會結果、會死亡。

它特別嗎?是的,與眾不同。從葉尖到嫩葉、成葉、老葉,甚至於茶梗都蘊涵著無盡的生命力。

每一種茶,都有自己背後的意義。就像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每一個部位,都是一種致命的吸引,它們懂得自己的優勢在哪裏,是那種不遺餘力的釋放。聞香識茶,懂得的人,很難不愛上它。

許是喝茶久了,我常覺得自己的性子有些隨它,淡淡的,不瘟不火,是容易被遺忘的類型。而比起茶,我似乎還要平凡些,在這個時刻變化的世界,一些東西,我選擇了保持,潛台詞,遺忘。

不知道對錯,隨心為之而已!

得空,從擁擠的書櫥裏取一本書,泡上一杯茶,伴著淡淡的茶香,一口一口的喝下…


goodポイント: 0ポイント

このポストをお気に入りに追加 0人がお気に入り登録中
このポストのURL http://ikebukuro.areablog.jp/blog/1000100251/p11747939c.html
随记 | コメント( 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名前   削除用パス  
コメント
※入力可能文字数は1000文字です

  1  |  2  |  3    次へ
  
このブログトップページへ
wumeiniangsイメージ
wumeiniangs
プロフィール
一途に思う心を絶対
前年  2018年 皆勤賞獲得月 翌年
前の年へ 2018年 次の年へ 前の月へ 6月 次の月へ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今日 合計
ビュー 1 1048
コメント 0 0
お気に入り 0 0

カテゴリー一覧

QRコード [使い方]

このブログに携帯でアクセス!

>>URLをメールで送信<<

お気に入りリスト

最新のコメント

おすすめリンク

キー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