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途に思う心を絶対

サブURL(このURLからもアクセスできます):http://ikebukuro.areablog.jp/wumeiniangs

看消失的目光在陌上花開時綻放

平和,是一種心態,更是一種執著,當流轉的光陰漫步於我們的腦海,卻不知千山之外,一樹霜花掩盡了滄桑,寒風陌上,一曲芬芳滿地,燈火闌珊,是眾人不懈的相思,卻已是前塵過往,飛花若水流長。

雲起雲落,坦然的面對所有的額得與失,喜與悲,“不問花開幾許,只問淺笑安然,用一眸恬淡詮釋人生,用一份理解妥貼ェ容。”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一盞清茶淡茗,一壺夕陽濁酒,春去秋來,任憑多少擱淺的記憶用來回首,只需記得,我們來過,走過,歡笑過,或許足夠。

人生,是一行心靈的ェ恕,是一場思想的積澱,我們每一天都在經曆著,展望著,盡管我們還是選擇慵懶的度過每一天,但內心的彷徨與不可知,讓我們寒而生畏。

秋瑟瀟瀟,揣著波瀾不驚的心境,看消失的目光在陌上花開時綻放,包含著深情與勇氣,淡淡的,靜靜地,念著,想著,遙望著。

只是,我們終究是這茫茫人海裏,微不足道的那一個,過自己簡單的生活,規劃著令人神往的藍圖。這樣的憧憬,這樣的修行,足矣。

只是,我多想戴著鬥篷,泛著輕舟於湖心,蕩漾的水波如同心緒,一陣陣的,流入遠方。不論何處,只論這樣的閑逸。



goodポイント: 0ポイント

このポストをお気に入りに追加 0人がお気に入り登録中
このポストのURL http://ikebukuro.areablog.jp/blog/1000100251/p11765909c.html
随记 | コメント( 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名前   削除用パス  
コメント
※入力可能文字数は1000文字です

回報她的只有這短短的一個冬季

冬天被這銀裝素裹所迷離,被耀眼的晶瑩所癡狂,他的思緒在這白色中搖曳,盡情的享受在白色的嫵媚中。河水開始流淚了,她是不忍這多姿的雪花的輕浮,還是不甘這無情的寒冷的遺忘?終於,河水失望了,她抵禦不了這樣的溫度,悄悄地消失變成了冰。

冰冷的紅塵中誰在寒風中默默守望,誰在絲絲涼意中暗自神殤,誰在黢黢K夜裏憂傷彷徨。誰,望月感歎,將一腔心語對流星輕撫瑤琴,對浮雲訴說衷腸。為誰惆悵,為誰迷茫,為誰悲傷,唯有,寂寞流年,攜一縷暗香,揣一份孤獨,用一顆破碎的心,面對陌路的寒冬,讓那份期盼,獨自綻放在刺心的記憶中。

冬天,渴望著那份愛,為了這愛,足足等了一個春天,足足等了一個夏季,又足足盼了一個秋天,當河水流經冬天的時候,他得到了她的所有。她浸潤了他的幹癟,曆盡了他的貧瘠;她飽受了他的嚴寒,溫暖了他的寂寞;她原諒了他的荒蕪,分擔了他的落寞。然而,回報她的只有這短短的一個冬季。那一季心酸與失落,在不經意間,從指尖悄悄滑落。因為歲月的走過,就讓那份歎息,那份埋怨,折疊在記憶深處。學會了珍惜,學會了忘記,學會了放棄。惟願,流年靜好,他若安好,她亦心定!

雪花很快就融化了。冬天沒有了河水,他依舊回複了往日的淒涼,又變得異常的蕭索。望著冷冷的冰,他卻忘記了河水的摸樣,季節在輪回,當冬天走到了盡頭的時候才猛然想起曾經相依相偎的河水,然而,這河水已經不再屬於冬天。冰開始了消融,那是河水的眼淚,泥沙喚醒了沉睡的河水,當河水慢慢醒來的時候,冬天已經不在,河水只好無奈的向著春天流去。。。。。。


goodポイント: 0ポイント

このポストをお気に入りに追加 0人がお気に入り登録中
このポストのURL http://ikebukuro.areablog.jp/blog/1000100251/p11755332c.html
随记 | コメント( 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名前   削除用パス  
コメント
※入力可能文字数は1000文字です

在工作的時候我很愉快

父親兩手上的老繭厚了又脫,脫了又長,表面的皮層不斷的更換著,而父親一天天彎下去的後背再也沒有直起來過。

我們家姊妹多,盡管父母起早貪K不停地勞動著,可一家人生活窘迫的重擔還是壓得父親時常長籲短歎,臉上的皺紋一天比一天多。那時農村雖說是已經包產到戶了,但畢竟是改革開放的初期,農民的苦還沒從三餐不穩中完全回過神來,所以父親時常教育我們要好好讀書,將來考個學校,弄個工作,做個公家人,吃公家飯,轉成城市居民戶口,脫離農村的苦日子。後來,雖然我的兄弟姐妹們還是沒讀好書,我卻牢記著父親的教誨,在包產到戶的第五年秋,我終於考上了師范,一家人歡喜得不得了,甚至哄動了遠近好幾個寨子(那時的農村,如果誰家的孩子走出了農村,轉成了非農戶口,這可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人們總會對這家人投來敬佩和羨慕的眼光,總會議論很久很久)。父親更是比誰都高興,在送我進城讀書的路上一再的跟我說這說那。臨上火車時,父親特別的對我說了兩句話:一句是“農村人能考個學校不容易,到學校要好好學本事,將來當了老師才不會誤人子弟。”另一句是“不管將來在哪裏工作都要記住手捏鋤頭把,犯法也不大。”言下之意是讓我不要介入爭權奪勢的圈子。到現在我已經工作近三十年了,在這三十年裏,父親的這兩句話一直影響著我、警醒著我。工作這幾十年來,我時時想起農村的苦,並用其教育和影響著我面對的孩子們。雖然現在的農村已經好過多了,但我還是一直用自己的經曆教育著他們要努力學習,將來才能過上好日子,所以我也就從沒有把我的工作當成是負擔。相反,在工作的時候我很愉快,即使遭到別人的白眼和諷刺我也無所畏懼,我只在心裏對自己說:“我工作著,我快樂著”。特別是父親對我說的第二句話在人們看來似乎有些消極,可它卻成了我的座右銘,這使我在這些年的工作生涯中從沒有過別人那因官場明爭暗鬥的煩惱。我真的要感謝父親,感謝他讓我來到了人世之間;感謝他從一塊菜地裏用無盡的汗水澆養出一個雖能力尚缺卻樂於奉教的師范生;感謝他使我的生活雖然平凡卻很平靜。



goodポイント: 0ポイント

このポストをお気に入りに追加 0人がお気に入り登録中
このポストのURL http://ikebukuro.areablog.jp/blog/1000100251/p11747964c.html
随记 | コメント( 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 0)
名前   削除用パス  
コメント
※入力可能文字数は1000文字です

  1  |  2  |  3    次へ
  
このブログトップページへ
wumeiniangsイメージ
wumeiniangs
プロフィール
一途に思う心を絶対
前年  2018年 皆勤賞獲得月 翌年
前の年へ 2018年 次の年へ 前の月へ 8月 次の月へ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今日 合計
ビュー 2 1136
コメント 0 0
お気に入り 0 0

カテゴリー一覧

QRコード [使い方]

このブログに携帯でアクセス!

>>URLをメールで送信<<

お気に入りリスト

最新のコメント

おすすめリンク

キーワード